琴瑟佳偶之最后的乐章

2016-04-12 1.55k 次阅读 0 条评论 3.8k 个文字

枫林

琴声。枫林。孤坟。独人。

夕阳和地平线在恋恋不舍的吻别,枫林中血红的落叶轻舞飞扬。我弹响了那再熟悉不过的琴,记忆之线随琴声穿透层林重山,越过时间屏障,向纵深处迤俪潋滟。早岁那知世事艰

早岁那知世事艰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除却每天被师傅揪着耳朵背诵音律外,都是无忧和快乐。我是孤儿,父母对我而言也只认识这两个字。师傅说我是天煞孤星,一辈子注定孤独。我信师傅算无遗策,但至少现在我并不孤独——毕竟我有师傅,重要的还有师妹陪伴。

我天性懒惰,可我却有令师傅都不得不佩服的音乐天赋。我十岁那年信手涂鸦所谱的曲、填的词就让时任侍月皇朝首席琴师邀月使者之职的师傅捧回了“福佐音王”的帝君亲颁大奖,这也让师傅对我的懒惰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岚蝶梦是师傅的女儿,也是我的师妹,更是我能接触到的为数不多的异性。我尝试谱写词曲时的灵感,几乎都源于我和师妹日常相处的点点滴滴。

师妹可以弹响“绿綺”是出乎师傅意料的。只记得师妹在琴房中不经意间弹响绿綺的瞬间,师傅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师傅曾对我们说,能弹响“绿綺”的人都会为知音而死。只是师傅的不开心让我很迷茫——宝剑赠英雄千里觅知音,为知音而死不好吗?还是师傅他老人家另有所指?

在我25岁那年,我决定完成师傅的遗愿——考取侍月皇朝的邀月使者。在这期间师妹蝶梦开始与我一起祝琴,当然我所弹奏的琴并不是依托精神力才能弹奏的绿綺。为此,我曾经开玩笑给师妹说绿綺的琴灵肯定是个好色之徒。

当时侍月皇朝的继任帝君噬已经坐稳了朝阁,并开始暴露出昏庸残忍的本性。我人懒志亦短,如果不是师傅他老人家对我疼爱有加,不是为了让师妹嫁的风风光光,对功名利禄毫无兴趣的我绝不会有考取邀月使者之职的念头!可毕竟师命难违世俗难挡,何况我是那么的爱师妹,怎忍心让她下嫁给一事无成的我。

我一边谱曲写词为考取邀月使者做准备,一边开始努力修炼自己的精神力。只是精神力的修炼是如此的艰难,要等修炼到靠精神力抚琴祈福参与邀月使者晋级选拔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在我孤军奋战用尽浑身解数可精神力却丝毫未有提升的情况下,我气馁了。我开始恨自己无能,怀疑自己真的不是做琴师的料,承认自己也只是芸芸众生中的平凡一卒!

我开始颓废,直至在师傅碑位前忏悔时,倚在门框的师妹用精神力问我是否真的打算就此放弃。望着站在身侧欲言又止的师妹,我脑海中闪过师傅曾教过自己,却被自己当作耳旁风丢在一边几乎遗忘的“精神力桥接”秘技。 

落红不是无情物

落红不是无情物

传说中揽月圣女是侍月皇朝的第一任御用琴师,也是侍月皇朝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女祭祀琴师。为了侍月皇朝,揽月圣女独身研究祭祀乐曲终生未嫁。死后,她被封为侍月皇朝的护国灵神,享受万世敬仰!

但说也奇怪,自揽月圣女驾鹤西去后,祈福舞琴时所需的强大精神力就只有少数处子之身的年轻女性才能拥有。但所有参与祈福的琴师,包括邀月使者在内,自揽月圣女之后都是由男子来执行的。男子要负责祈福但只能感应到微弱的精神力,女子不能参与祈福却拥有强大的精神力。这个时候,聪明的琴师们开始想办法,而且想到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办法——从异性那里嫁接,男女双方自愿缔结精神共享盟约才能建立起精神力共享桥梁,才能召唤出祈福所需的强大的、被称之为圣女月神之灵光的实体化精神力!

这就是师傅曾经讲过的,只有少数琴师世家才拥有的精神力桥接秘法。而且精神力桥接要求极高,桥接双方必须是心有灵犀的两人,且双方都需要把自己的精神世界打开共享给对方才能共用精神力。同时,一个琴师一辈子只能与一个人做精神桥接,把自己毫无保留的交给与自己缔结精神契约的那个人。所以大部分的琴师为了维系这层精神上的共鸣,都会通过与女方灵肉交合缔结婚约来做保证!自揽月圣女之后,整个侍月皇朝的琴师们都必须如此才能开启精神桥梁,感受到圣女月神之灵光,直至现在。这也许是揽月圣女为了让以后的琴师不步她孤独一生的后尘,而用大能耐影响了空间法则的结果吧!而我也终于知道师傅为什么自师母离世之后就再也没弹过一次琴——不是不想谈,也不是触景生情,只是没有了精神力谁都无法扶响被祝琴后生了琴灵的祈福之琴。

师妹的娇容映入眼帘,望着怀中蝶梦那娇羞的模样,我发现自己的精神世界已被师妹的精神力柔化改造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终于,我和师妹也步入了“琴瑟佳偶”行列。而我也已能感受到澎湃的圣女月神之灵光,她追逐携裹着海量的乐符在我周遭欢快的奔跑。

我谱写新曲新词——为我所爱的师妹也为歌咏揽月圣女和夺取邀月使者:

纤指慢舞开天籁/朱唇轻启蔑仙音/肤若凝脂暗雪色/貌若雕琢惊天人/柔情似水秋波滞/侠义比海涟漪遏/枫叶落红涤色处/欲海波涛洁梦尘…… 我寄愁心与明月

我寄愁心与明月

出奇的顺利,我遂了师傅的心愿,在选拔中轻松摘取了邀月使者的桂冠。

我和师妹共用精神力之后不用语言交流就可以知晓彼此所想,这也是所有琴瑟佳偶的专属福利,也使我庆幸自己能拥有一个如此爱我的人!只是,帝君噬的暴政导致社稷动荡、民不聊生,作为邀月使者的我,祈福的次数与日俱增。

在这个祭祀月神的国家,就算帝君噬也没有弑杀邀月使者的权利,虽然邀月使者本身手无缚鸡之力更不掌握任何权力!在众人眼中,邀月使者是祈求和平撒播善良的神之化身。人们总是把希望寄托在邀月使者身上,相信邀月使者能够通过祈福保佑国泰民安,孰不知帝君品行的好坏才是左右民众生死的本源。这也是帝君噬如此残暴却还未曾遭众人揭竿而起愤然反抗的原因之一!

或许是良心驱使,或许是职责所在,我呕心沥血的谱词写曲,不知疲倦的耗用精神力,心甘情愿的不计其数的开启祈福仪式,却从没过一句怨言。可每当我看到蝶梦憔悴的脸,我总会对自己心生悔恨——过多的精神力消耗已经开始让蝶梦吃不消!而我每次召唤出圣女月神之灵光祈福所得,只是充当了继后修补者的角色,无法及时超度那些被帝君噬无辜杀掉的人们。于是,怨灵开始诞生。

这些怨灵积聚在我和蝶梦的周遭哭诉自身的冤屈、讲述世道的冷漠,痛斥帝君噬的残暴,诅咒侍月皇朝快速瓦解,并祈求我联合琴师们召唤月神亲临,黏天地之精华重塑宁土!当我一次次召唤圣女月神之灵光吟唱神曲,只是为了驱散无辜的怨灵之魂时,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在助纣为虐?

怨灵数目与日俱增,他们不是死于噬的滥杀无辜,就是死于噬挑起的战乱和开发洪荒之举。每次我站在祭祀高塔上俯首远眺,充斥眼球的全是萧杀之景: 荒芜的村落、弥漫的硝烟、遗弃的横尸、遍地的白骨……

为了保护侍月皇朝的帝都结界不被怨灵侵蚀,我和蝶梦被迫放弃祈福超度。当一个个衣衫褴褛的人倒在祭祀塔前,我的心开始出奇的痛。由于精神力的过度耗用,本就虚弱的蝶梦开始频繁晕倒!

每当太阳升起,怨灵停止攻击帝都结界转而在城外肆掠寻找寄生体的空暇时间里,我抱着蝶梦于祭祀塔顶俯瞰到帝都皇宫中的歌舞升平时,总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心中弥漫开来!别有幽愁暗恨生

别有幽愁暗恨生

怨灵的增多使怨灵寄生体逐渐成为安全隐患:怨灵们操纵着寄生体宣扬世道的黑暗,呼吁苟延残喘的人们推翻侍月皇朝摆脱噬的铁蹄践踏!

那些不愿意再归属帝君噬的人们,在帝君噬的诛杀令下成批的从世上消失。从被杀者死前的诅咒和哭泣声中我和蝶梦终于明白隐藏于心底的异样情绪,那是歇斯底里的仇恨——对噬残杀无辜生灵的仇以及对侍月皇朝的恨!

于是新的祭祀乐曲开始被传唱游吟,而这些不再是颂世之歌,而是直抒胸臆的对侍月皇朝无情统治猛烈抨击:

一群嗜血的蚂蚁/被腐肉所吸引/我面无表情/看悲壮风景/当鸽子不再象征和平/我终于被提醒/广场上喂食的是秃鹰/我用凄美的音律形容/形容被无情掠夺的生命/那些断翅的蜻蜓/散落在这森林/而我的眼泪/开始习惯无声/失去正义/世界不再和平/失去正义/人们连笑容都有阴影……

我召唤出圣女月神之灵光,以血为盟祭出诅咒帝都沦陷的诡灵!圣女月神之灵光开始起伏不定——用于祈福的圣女月神之灵光被我强行驱使进行诅咒——我感应到精神力不再受控,诡灵的诞生吸干了精神之井!远方帝都开始沦陷并扬起重重烟尘,近处我口吐鲜血的同时,看到蝶梦在我身后无力的瘫倒耗尽了年轻的生命!这时我眼前浮现出师妹舞响绿綺时师傅的无奈愁容,记起师傅说过的能弹响绿綺的人都为知音而死…… 

别有忧愁暗恨生

长使英雄泪满襟

帝都的沦陷,埋葬的除了噬,还有屹立了万年的侍月皇朝。不远处,我看到日月精华荟萃,开始孕育新的王城。七星连珠下,新的朝阁即将诞生,而我却失去了永远爱我的蝶梦!

再世的繁华如三千东流水,而精神力实体化出圣女月神之灵光的秘籍,伴随着侍月皇朝的覆灭,同我和蝶梦在枫谷一道隐姓埋名。

我坐在蝶梦坟前竟抚响了以前从未弹响过的绿綺,我轻吟为蝶梦新谱的《夜曲》,恍然若梦:

一片血红的枫叶被大地所吸引/我面无表情/看孤独的风景/失去你/爱恨开始分明/失去你/还有什么事好开心/当鸽子重新象征和平/我再次被提醒/枫谷中埋葬的是爱情/我用漂亮的押韵/缅怀被掠夺一空的爱情

为你弹奏新谱的夜曲/纪念我死去的爱情/跟夜风一样的声音/心碎的很好听/手在琴弦弹很轻/我给的思念很小心/你埋葬的地方叫幽冥

为你弹奏新谱的夜曲/纪念我死去的爱情/而我为你隐姓埋名/在月光下弹琴/对你心跳的感应/还是如此温热亲近/怀念你那鲜红的唇印

那些飞扬的枫叶/散落在这森林/而我的眼泪/没有丝毫同情/失去你/泪水混浊不清/失去你/我已扼杀了笑容

风吻过有青草的丘陵/嘲笑我的伤心/像一口没有水的枯井/我用凄美的字型/描绘我后悔莫及的爱情…… 最后的乐章

曲毕,暮沉,枫舞,月升,音滞,弦断。

看见绿綺从眼前划过,我喉管处微凉,然后呼吸开始淡去。我抬头,远处蝶梦正微笑着向我飞奔而来……

愿所有人都能被这世界温柔以待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