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供需两侧看共享经济的行业可行性

2016-06-12 1.07k 次阅读 0 条评论

 Sharing Economy

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这个术语最早由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Marcus Felson)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JoeL.Spaeth)于1978年发表的论文(Community Structureand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ARoutine Activity Approach)中提出。而真正火起来则是在2013年3月9日《经济学人》杂志封面文章详细描述 “共享经济”场景之后。随着这种借助网络作为信息平台、以闲置资源使用权的暂时性转移为本质、以物品的重复交易和高效利用为表现形式的共享经济走红,以Uber、Airbnb为代表的服务开始逐渐渗透进我们的生活,缓慢影响并改变我们的衣食住行和产权观念,推动着供需主体形成新的供给模式和交易关系。

Rachel Botsman在所著的《What’s mine is yours》中总结了产品服务、协作式生活、旧物交换资源重新分配三大类共享经济模式,并提出共享经济会最早在容易规模化的交通、住宿、人力招募、金融借贷、二手物品市场等行业爆发。有数据显示,2013 年共享经济营业额占全球市场的 5%,2014 年共享经济的规模已达 150 亿美元。专家预估,2025 年共享经济的营业额全球占比将会增加到 50%,规模可达 3350 亿美元。

共享经济的火热,催生了各种针对共享经济合理性和前瞻性的论断。有人认可共享经济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也有人反对称共享经济本就是伪命题。从供给侧和需求侧的角度来看,共享经济到底是颠覆式革命还是演化式微创新?它是否会衍生出新的模式,驱动社会发生新的职能体系变革呢?

 供给侧改革

不管是通过互联网连接“行”与“人”的Uber和滴滴出行,链接“住”与“人”的Airbnb和小猪短租,还是链接“钱”与“人”的Kickstarter和淘宝(京东)众筹, 亦或是链接“物”与“人”的Yerdle和咸鱼,还是链接“知识”与“人”的知乎Live和分答。共享经济的主要贡献无外乎激活闲置资源、优化资源配置,拆分资源「所有权」和「使用权」、弱化供需边界、汰换中间渠道等作用。它是一种新的“高效经济”模式,对促进社会发展、改善民生、推动产业结构调整有巨大意义。共享经济最本质的作用不仅仅是“共享社会闲散资源”,而是通过互联网的技术手段,极其方便地对接“供需”双方,使得市场行为更加高效、便捷。所以,共享经济的本质,第一步是信息连接,第二步才是资源共享。

知名 IT 评论人 Keso 在《分享经济的边界》一文中认为,“两方面的因素综合作用,将导致分享经济很快就抵达它的边界。其一是受益于分享经济,越来越多的人会更愿意购买资源的使用权,而不是购买资源的所有权,这将导致不再有可供分享的物质资源;其二是人的趋利性导致职业化服务提供将逐渐挤出业余化服务提供,谋生者挤出分享者,在此过程中不断降低成本以最大化收益”。而从Uber 和滴滴现在的司机“职业化” 和“犯罪事件”,也似乎在佐证keso的“劣币逐良币”推论。所以,你会发现,我们现在看到的共享经济平台,其实已经背离了其“初心”——盘活社会闲置资源,激活经济剩余。而且,其不仅没有达到最初的目的,还带来了一些列新的问题——审核、监管、安全等。那么如果从此角度来看,站在供给侧以纯自由交换的逻辑分析,共享经济(更甚至S2C)本身可能就是伪命题。

 需求侧改革

但是, 经济社会是由 “人” 主导的,而不是 “资源”。任何 “资源” 交换,都离不开人。就本质上来说,所有的共享经济都是双边平台,一端是用户需求(订单),而另一端是资源出让(供应)。共享经济的终极理想状态是以“海量”(或相对海量)的边际供给来满足海量的边际需求,从而实现用户密度和资源密度的最高效匹配。共享经济平台以“无边界”的平台延展性解放了原来被分割在各种“小场景”里的用户订单和资源供应,从而将原先的“私有云”变成一个更加广泛的“公有云”,然后通过互联网技术实现最快速和最短距离的匹配,迅速抹平需求和供给匹配方面的时间差、空间差、技能差、资源差、信息差等各种“差”。从整个社会层面来看,以人为本的资源优化配置和需求迭代无疑是一种更加有效的资源配置方式。

综上,共享经济是否是一个伪命题,其实需要立于供需两侧考虑行业属性、人力稀缺性、用户的价值强度期望、边际资源的边际成本、成长过程中的有效供给以及均衡状态下的有效刚需等多重因素来判断。我们也可以通过单位时间下付费获取到的用户及资源密度和该部分用户贡献的交易的频次、客单价、需求满足难度、延伸价值等来做匹配确认在该行业下共享经济是否为伪命题,简单说就是在该行业下花钱效率与用户价值是否匹配。

需求痛点

当然,很多时候行业在发起共享经济改造的初期会遭遇有效供给不足导致的订单匹配率太低、黏不住用户等问题,这不代表在该行业共享经济就是伪命题。在确认有效刚需(痛点/痛点被解决的难度或成本)和价值强度(用户获取的价值宽度或厚度/成本)后,前期尽量让资源密度适当超前于用户密度,来通过市场培育缓慢形成信息闭环(或交易闭环),并最终形成价值闭环。

hayeen

愿所有人都能被这世界温柔以待。

发走心评论,交知心好友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