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故乡——羊肠小道

2017-05-02 606 次阅读 0 条评论

羊肠小道
在那个交通基本靠走的年代,通向我们那所土房子的路都是仅容一人行走的羊肠小道,再宽一点的地方两旁都长满了各种野草和灌木。
一到可以赤脚走路的季节,脱掉凉鞋,欢快的跑在软软的黄泥土上,非常的舒服。
路中间,常常可以看到一堆堆牛粪,或新鲜的或已经风干了的。这些都是牛儿在享受了美好的食物之后,留下的最好见证。
只是下雨天,就不是那么舒服了,泥泞的小路,被雨水泡得坑坑洼洼,稍不留意就会滑倒。
每次爷爷去地里或者田间做农活时,闲着无聊的我便会走在这样的小路上,去寻找他的身影。然后坐在一处阴凉的地方,看着他劳作。
每年也会有那么几次,爷爷奶奶带着我走出大山,去镇上或者县里的亲戚家做客,记忆中也有那么一两次,他们带着我去城里找爸爸妈妈。可是进城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才几岁的我,要跟着爷爷奶奶在这样的小路上走三四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
出山的时候,会遇到迎面而来的行人,这时候必须有一方站在一个比较宽一点的地方等着另一方通过,才能继续前行。每当这个时候,爷爷奶奶都会拉着我站住,让其他人先过。爷爷奶奶说,他们进山砍柴,要赶着回去吃午饭或者晚饭,需要赶时间。我们进城,不需要急,城里都是现成的东西,只要花钱买了吃就好。又或者和我说:我们是去做客,去早了,人家还以为我们特意饿了几天,那么早早的就去赶饭呢。所以,每次那些被我们让过路的人,都会笑着招呼爷爷奶奶,跟他们道谢。质朴的人们,总是会对一些小事就心存感恩的。
然而,小路留给我最深的记忆,却不是这些。
而是更早一些的时候,我还只能被爷爷奶奶背在背上自己走不了太远时的事情。那是从城里回山坳的事情,天色渐晚,我被奶奶用褡包(背带,家里老人的说法)捆在背上赶路。对面过来了一群牛,奶奶为了让牛,站在了崖外面,结果由于牛的体积过大,把我和奶奶推下了崖。好在那里有一些灌木和树枝减小了冲击,虽然摔到了悬崖底,却没有性命危险。只是奶奶的腰椎被摔断了,动弹不得。我背捆在背上,吓得嗷嗷大哭。赶牛的人也吓坏了,急忙跑出去找人来把我们救起来。
当我被人抱到路上,奶奶被人抬起来时,却发现我连头发丝都没伤到一根,而奶奶浑身上下基本没有一块是完好的地方。在掉下去的那一刻,奶奶本能的用生命保护了背上的我。
另一件和小路有关系,还记忆犹新的事情是:有一次,爷爷和几个姑妈在地里干活,到了中午,奶奶让我去喊他们回来吃饭。我一路走着,一路浮想联翩,会不会有一只老虎突然从哪个树丛里跳出来把我吃掉。越往深山里走,越害怕。可偏偏这个时候,树丛里有动物踩着树叶“喀嚓喀嚓”的声音。顿时双腿发软,定睛一看,吓得更厉害了,一个黄色的生物在那里移动着。来不及多想,拔腿往回跑。跑到家的时候,脸是青的,嘴唇由于跑得过快都是紫色的了。奶奶看着有点不对劲,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看到了老虎,所以没有走到他们干活的地方就跑回来了。
奶奶听了,哈哈大笑。不过还不忘了吓唬我说:你不听话,就把你扔到山里喂老虎。本来还没有哭的我,听到这话,顿时哇哇大哭起来。没过一会儿,爷爷和姑妈她们到了饭点,也回来吃饭了。听着奶奶和他们说这事,也都大笑了起来。
但是,没过多久,真的从那片树林里被猎人们套出了一只老虎,是用一种很大的捕猎夹捕到的。当人们用一根大棍子把已经失去生命的老虎抬出山坳时,爷爷奶奶对我的那次经历有了新的看法……
可我还是会一个人走在那些小路上,去探索那些未知的世界,去寻找属于我的快乐!

本文由蓝雨在2017年5月2日始发于本站,转载请邮件sunny801@163.com沟通,未经许可严禁一切形式转载。

发走心评论,交知心朋友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