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故乡——魂牵梦绕的野果

2017-04-29 905 次阅读 0 条评论

魂牵梦萦-樱桃

        开春时节,万物还躲在厚重中的时候,有一些果实却早早的挂上了枝头。记忆中印象最深的便是“泡了”,发音第一声,是一种树莓,漫山遍野都是,颜色也有很多种,红的、黄的、黑的。最好吃的是大大的红泡,一个个像草莓那般大。但是这种果树,却长满了刺,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采摘得到的,特别是红泡树,很高,枝繁叶茂的,才四五岁的我,根本就采不到。

        清晨,天刚亮,爷爷起床去放牛吃露水草,爷爷说,牛吃了这种晨草,不容易生病,更何况牛是很辛苦的,我们人一天要三餐,牛也是要吃早餐的。爷爷放牛的时候,总会从林中摘一把野果来喂我。

        等灶台的烟袅袅升起,奶奶已经将热气腾腾的早餐做好时,爷爷也牵着肚子鼓鼓的牛回家了。此时,奶奶会叫醒睡梦中的我,总是赖床的我,在奶奶再三催促下,还是没有把衣服穿好。这时,爷爷便拿着手中的果子来了。放一颗在我鼻子跟前闻闻,清香的味道顿时像一颗小小的味觉炸弹,会立刻把我从被窝中脱离出来。我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去缠着爷爷要红泡。奶奶要求吃完早餐才能吃,但是我偏不听,爷爷禁不住我甜言蜜语的讨好,总是偷偷的趁奶奶不注意,塞几颗给我。那种满足感,现在还记忆犹新。

        我自己也会跑到林边的一些灌木从去摘各种“泡了”吃,只是每次看到高高的枝头挂满了又大又熟的果子,而自己却只能干瞪着着急时,就希望自己快点长大。

        接下来便是野樱桃,这种果子基本也是由爷爷采摘而来。我挺感谢我家的那头牛,在爷爷喂它的岁月里,让我的记忆变得如此丰富。这种果树,一般长在深山里,我是没办法自己独自去采摘的。爷爷在摘这种果子里,是连着树枝一起折回家,绿油油的枝叶间,又大又红的果实点缀着,特别好看。每到那个季节,整整一上午,我都会安静的坐在大门槛上,专注的做着一件事——吃樱桃。

        所有的野果中,亲手摘得最多的是野蓝莓,这种果子比人工栽培的要小很多,味道酸酸甜甜的,比人工的要略酸一些,这种果树矮矮的,而且每个山间 的小路旁都有,一到果实成熟的季节,随手都能采摘得到,每天爷爷奶奶出去忙农活,我便在家附近到处转转,想吃的时候,顺手采一把,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

        还有八月果,这种果树很少,总是很难找得到,有一次给地里干活的爷爷送糖拌黄瓜吃,看到对面溪边一棵树上挂了几个八月果,那一段溪流比家里的要深些,而且水流也急,旁边杂草丛生,大概五六岁的我放下手中的杯子,跳到齐膝深的水里,走到溪的对岸去摘那些果实,如获至宝般捧到爷爷跟前。地里干活的爷爷却一点也不稀罕我手中的八月果,只是一口气把杯中的黄瓜连水带渣的吃了个精光。我则坐在地埂上,狼吞虎咽起来。那是小时候吃八月果最满足的一次。

        山上的野果,远远不止描述的这些,还有很多不知道学名的果子、也有很常见的如山楂、猕猴桃、杨桃、桔子、山梨、桃子等。这些果子,伴随着我的童年,牵动着我的味蕾,在记忆深处永远留着那么一个位置,来储存着它们……

本文由蓝雨在2017年4月29日始发于本站,转载请邮件sunny801@163.com沟通,未经许可严禁一切形式转载。

发走心评论,交知心好友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