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故乡——跳动的溪流

2017-04-28 647 次阅读 0 条评论

溪流stream-露珠
        夏天的山坳是很热的,特别是中午,没有一丝风,整个土地都沉寂在休眠中。但是,那奔流的溪水却还是一如地欢快向前。山涧的水,与夏天的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非常清凉。

       但大人是不允许我去水里玩的,哪怕溪水只是没过我的小腿,对我没有任何威胁。

        劳作了一上午的爷爷奶奶总是吃完午饭后,在太师椅和竹床上休息一会儿,毫无睡意的我也会被强行拉到竹床上一起躺着。由于劳累,没多一会儿,爷爷奶奶便沉沉睡去。听着他们均匀的呼吸或者长长的鼾声,便悄悄地走开,跳进溪水里。

        清澈的溪水里,一群群小鱼儿在自由自在的游着,见到我下水,也不躲不藏,似乎我就是它们中的一份子,它们在那里一直在等着我的到来。除了小鱼,还有虾和螃蟹,翻开水里的石头,就会见到小螃蟹急切的找另一个藏身之所的情景。我是不敢抓螃蟹的,害怕它们的大钳子。在水里,我唯一能欺负的是虾,一只只小虾,两手一合就捞起来了。抓住后,在另一处,用石头围个窝,把它们放进去,其实它们还是自由的,只是给它们搬了次家而已。

        记得有一次,追一只躲到水草里的小虾,被水蛇咬了一口,是很小的蛇,无毒,手指流血了。不敢和爷爷奶奶说,但是那天也不敢再玩了,乖乖的跑到房间里,安静的看着爷爷奶奶睡觉。一觉醒来的他们很是诧异,奶奶还跑过来摸摸我的额头,看我是不是生病了。没过两天,手指上的伤好了,又继续下水。只是再也不敢去碰那些眼睛看不到的地方。

        中午的太阳很炙热,那时候的我,被晒得黝黑。却不觉得热,头顶有时候会很烫,捧一掬水,洒在头上,很快就凉快了。如果爷爷奶奶不把我从水里拖起来,我可以一直玩着,手脚都被水泡得发白,衣服也会湿透了。这时候免不了一顿教训,看着全身湿透的我,有时候气不打一处来的奶奶,还会在给我换衣服的时候,象征性的在屁股上拍两巴掌。那粗糙而温热的手掌落在我的身上,暖暖的,从来不觉得这是一种惩罚。

         冬天,也会去玩水,只是冬天的水非常寒冷,三五分钟,就会把手指冻到没有知觉。冬天穿着厚厚的棉装,行动很不方便。记忆中,厚的衣服只有一套,外面系围兜,棉裤外面也要套一条薄的裤子,方便脏了的时候洗。所以不敢把衣服弄湿掉,不然就只能挨冻。

        有一次,妈妈回家看我,买了些苹果,很高兴的抱着又蹦又跳地吃起来,结果掉地上了,地板是泥土的,沾了很多灰,偷偷地溜到溪边去洗。回屋的路上,一不小心,滑了一跤,结果裤子膝盖处摔了个大洞。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是一条黑色的裤子,裤腿上缝了一只鸭子的图案。看到裤子摔破了,我哇哇大哭起来。家里人都以为我掉水里了,跑出来一看,都乐得前仰后翻。他们笑的原因是我虽然哭着,还是把苹果紧紧的抱着,嘴里还含着一大口。边哭边用一只手抠着裤子上摔出来的破洞。

         不过,没有什么难得倒奶奶,摔破的裤子,被她用一块相同颜色的布给缝得完全看不出来了。我又重新穿上,破涕为笑了。

         由于小时候自己玩水的经历,现在对两个小闺女,很是放任。无论是慧慧小时候,还是现在的嘟嘟,想玩水时,都会给她们一盆水玩个够,湿了大不了换衣服。而这种水里的乐趣,却不是每个孩子都能自由的享受的。

本文由蓝雨在2017年4月28日始发于本站,转载请邮件sunny801@163.com沟通,未经许可严禁一切形式转载。

发走心评论,交知心朋友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